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北京站的钟声(半日闲谭)

2018-12-07 19:38:12
北京站的钟声(半日闲谭) 北京有许多名胜。

天安门、故宫、长城……但如果没有在胡同四合院里追逐打闹、在北海公园夏划船冬玩冰的童年,是不好意思与这些名胜以“咱”相称的。

而北京站和北京站的钟声是例外:它存在于这座城市,更多的是为了这座城市的他乡过客。

琉璃黄的墙体,飞檐的钟楼,瓦当形的拱顶,庄重的立柱和角楼……北京站像是裹在琥珀中,留住了太多往昔的样子。

在它背后,天际线宽阔得几近。

没有那些光怪陆离的玻璃巨人作陪衬,让此处的时间流逝更显缓慢。

北京站的报时钟声,在这片缓慢的时间中巡游。

东方红,太阳升。

sol—sol—la—re,do—do—la—re。

基调是共和国的红色旋律,音色是工业气息的金石之声,而的报时钟声,又充满了悠远山寺的禅意。

政治,经济,人文。

那旋律像是从六十年前来,又像是六十年后来,或许还是从遥远的宇宙中来——当年的人造卫星东方红号,不也是唱着这支歌巡游太空?如今斯星已鲜少提及,那电波或许还在宇宙的某个角落徘徊。

在我往返北京频繁的那些年,北京站是我进出北京的关口。

随着人流穿过交错的古旧走廊,头顶是礼堂式样的吊灯,脚下是永远刚刚擦过的湿漉漉的地砖,左右是被壁灯照得昏黄的柱子,候车厅的排排座椅让我想起上个世纪的国营电影院。

过道边有老式食堂一样的快餐橱窗,不锈钢餐盘上菜品热气腾腾:油汪汪的健硕鸡腿,无精打采的酱焖茄条,黏稠的西红柿鸡蛋……尽管品相难以恭维,但散溢的家常菜香对离家或返乡者,却是恰逢其时的诱惑。

进站出站之间,报时的钟声正在响起。

sol—sol—la—re,我出发了。

do—do—la—re,我回来了。

一声声温暖的欢迎与送别。

对于客居京城者如我,北京站是首都与故乡的分界线,迎来送往,皆在于此。

夏天,多的是一脸青葱的大学师兄,在出站口举着牌子迎接报到的新生;初来乍到的师妹循牌而去,身后是提着大包小裹的家长,男孩和女孩都拘谨地笑着。

冬天,多的是扯家带口的返乡者,穿着新衣是为了回家光鲜,穿着旧裤是方便席地而坐,色彩斑斓的编织袋到处堆放,像灰突突的地面上长出一簇簇艳丽的蘑菇。

南腔北调的口音在这里上演过年前的大聚会。

有一阵子,我闲暇时喜欢去北京站附近散步。

我喜欢看这满地的鲜艳蘑菇,喜欢听这飘荡在空中的南腔北调,就像是听到强健有力的心跳,新鲜的血液汩汩奔流。

而这分界线上的喜相逢与伤别离,不亚于八点档的电视剧无数。

我曾经看过一对小夫妻在站前广场吵架。

那是一个冬天,女孩子神情激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