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李驰太便宜是蓝筹回归的根本驱动

2018-10-28 12:00:23

李驰:太便宜,是蓝筹回归的根本驱动,

有人断言:李驰不噤声,绝没有牛市。但是李驰却不这么看,他认为牛市已经来了,1849点就是大底!深圳同威资产董事总经理李驰是位颇受争议的投资人,他曾经因投资万科、招行而名声大震,也因2008年9月重仓金融股被套至今。不管你骂他也好,挺他也罢,李驰始终认为“无论多好,只要太贵,都要回归估值。太便宜,甚至是垃圾,都有可能上涨,这是事物的本质。”

低估值的蓝筹要回归

《红周刊》:您现在的核心观点仍是“牛市已起步,蓝筹更具投资价值”?

李驰:上证指数和蓝筹股至少是80%的相关,如果你认为是牛市,那么蓝筹股一定要不断地创新高,或者是不再探新低,只要不探新低,就是牛市。很多人用“结构性牛市”这个100%正确的词语来概括,这种说法很艺术,即使指数跌到1800点也是对的,因为总有一些股票在上涨。我认为不是结构性牛市,就是牛市!而且牛市已经起步!即指数不再下行,1849点就是大底。

《红周刊》:不少人提出疑问,目前以蓝筹为代表的沪深300估值较低,而中小板、创业板市盈率分别超过了40倍、60倍,这样如何开启牛市?

李驰:牛市的特点就是“轮动”。我是早一批股民之一,早期没有市盈率的概念,就是看价位,牛市上涨过程中逐渐没有了10元股票,之后20元股票也开始变得稀少。现在也有不少人提出慢牛,慢牛更应符合“轮动”特征,越是要坚持得长久,越是不能激烈上涨。蓝筹如果剧烈上涨,那么行情也就到了尾端,而且之后休息的时间也会相当长,比如2007年底牛市的末端。这两、三年也是轮动特征明显,中小板和创业板调整的时候,蓝筹比较坚挺。

《红周刊》:牛市不能缺少基本面的支撑,俗话说“转型无牛市”,目前经济在下台阶,您认为会在改革阵痛期出牛市?

李驰:我喜欢疑虑声音比较盛行的时刻!市场往往在忧虑中上涨,可以用对称理论来反驳,即市场有非常精密的对称性。2007年经济一片大好,大众预期上证指数要涨到10000点,结果怎么样?一年后跌到1664点,这是对称的。大多数人看好的时候,往往就是指数要进入下行周期了,看好的人越多,市场跌得越狠、越快,现在也一样。所谓对称就是围绕中轴线上下波动,中轴线是什么?即股票市盈率太高、太低就一定会回归。现在我认为蓝筹股估值太低,这个规律在起作用,所以一定会回归。巴菲特几乎不看宏观就是这个原因,往往恐慌就是各种负面消息集中涌现的时候。现在坏消息越多我越高兴,因为和2007年就越来越对称。5000多点时我睡不着觉,现在可以安心地做价值投资了。

《红周刊》:上一轮牛市的基因与2005年的股权分置改革密不可分,此轮牛市的制度基础是什么?

李驰:这些都是事后分析出来的牛市催化剂。当时我认为股权分置改革的投资标的应该是蓝筹,但在股改初期根本没人碰。当时我认为股权分置改革应该让所有垃圾股股价下个台阶,但是当时只要出现大股东10送10,送的越多停牌之后涨得越凶,直到现在垃圾股仍高高在上。至今我仍然印象深刻,当时万科公布不送股之后当天以下跌报收。一个制度上的利好,往往是此后很长时间才会被反映出来。本轮牛市的制度催化剂我估了三、四条,其中一条就是沪港通。

真正便宜的东西,终价值不会被埋没。我的观点就是:不管以后经济是好还是坏,蓝筹股都值得投资。太便宜了,一定会向中轴线回归。就像6000点时一样,出什么利好都没用,因为太贵了!太贵,无论多好都要回归。太便宜,即使是巴菲特所谓香烟屁股式垃圾股,都有可能上涨——这是事物的本质。

无风险利率高企压制蓝筹估值

《红周刊》:您说过,在投资生涯中价值低估长时间不超过5年,这一次为何7年了还不回归?

李驰:中国无风险利率高企是主要原因。很多信托产品有20%左右的高回报,即只有5倍市盈率,这样来看,即使给予蓝筹4倍市盈率也没有大错,这方面我们没有估计到。熊市中挤出效应明显,利率高企导致市场中轴线估值水平大幅度下降。但是之前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当时认为蓝筹8、9倍市盈率已经很便宜了。当然,同时与A股市场争资金还有几个“抽水机”,比如前几年的房地产市场,还有就是国外资金(QFII)进来的速度很慢且额度少。

《红周刊》:2008年之前您打了很多“胜仗”,但是去年同威部分基金清盘,重仓金融股被套至今,您怎么评价自己的这场仗?

李驰:一是2007年大胜之后确实骄傲了;二是我们还没到“人少”的时候就选择了进场。没有预计到这几年中国的无风险利率水平这么高,西方国家央行搞了好几轮“放水”,而中国始终利率高企。我在境外市场投资时间多一点,总觉得利率高高在上不合理,当然垃圾股高估也是问题,但中国是封闭市场,全球市场上的大资金不能随便买卖中国便宜的东西,我想如果人民币实现了可自由兑换,金融股的估值差异可能不会这么突出。

事后总结,我们更应该静静等待,但空仓等待比持仓等待更难,我自己也很难做到。另外还有发了阳光私募产品之后求胜心切,心态出现变化。下一步我们将加强大数据研究,将选时时机尽量量化。

投资和投机是孪生兄弟

《红周刊》:您说“如果清楚是一家好的公司,未来盈利稳步上扬,而投资的钱又是自己口袋里的,担忧旁人说什么?”但是对于公司募集的基金呢?怎么平衡这个心态?

李驰:这个确实比较难,刚开始业绩不好的时候我也非常纠结,甚至一度怀疑这种风格能否再坚持下去。做价值型的基金经理少之又少,巴菲特也是用保险公司的钱投资,芒格后来也清掉了基金,几乎很少人用基金的方法把所谓的价值投资实践下去。聚光灯下的波动真会影响到心态和情绪。不过,我现在认为应该坚持正确的东西,其他所有的交给市场,让市场发挥力量,寻找和自己志同道合的投资人。

《红周刊》:您自我评价为“一半巴菲特,一半索罗斯“,现在怎么评价自己?

李驰:我从没有说过自己是巴菲特还是索罗斯。我觉得同威风格上接近巴菲特多一点,做索罗斯太难。索罗斯是右侧交易、选时,巴菲特主要是选股。既做巴菲特又做索罗斯,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美好愿望。

从某种意义上,我还是倾向做价值投资人,风格上以基本面选股为主,尽量希望能够选准时,但选不准要心平气和。选准是运气好,运气好的时候多数人以为是自己水平高,但好运气不会永远眷顾自己。如果我还一直坚持做基金管理行业,将坚持更加严谨的贴近价值投资的风格。

《红周刊》:当时您和索罗斯见面,问了这个问题?索罗斯如何回答的?

李驰:我问“即做巴菲特又做索罗斯行得通么?”他当时居然回答“行!”。所以也强化了后来我在选时方面的自信心,但后来发现,是他索罗斯行,我不行!投机长胜太难了!

我现在理解,索罗斯的原理还是安全,这也是巴菲特的理念。什么都可以没有,就是不要“没命了”,保本先存活下来,再追求活得好,这是巴菲特的安全垫理念,但更多人看到的是索罗斯一会做多一会做空的投机性。

《红周刊》:同威资产的官上有这样一句话“我们对部分投机性的投资,那些相对长期成长前景价值被低估的公司以及能提供独特机会的特别情形,保持开放的投资观念”,如何理解这句话?

李驰:投资和投机是孪生兄弟。我提到过“绩优股也会大跌,垃圾股也会大涨。只是长周期来看,绩优股在不断创新高,垃圾股永远是上下波动。”“孪生兄弟”所表达的意思有两种,一是投资和投机几乎拥有相同的外形,二是两者互为需要,没有投机就没有未来好的退出点。我从来没有说过“要终身持有”,我只讲投资要做大周期,要长线。

我们在2007年5000多点退出就是非常好地利用了投机,这两年我拿自己的钱做一些天使投资,效果也非常好。未来深圳创业板可能也会做一些改革,所以对于做天使投资的我来说,创业板估值水平高正好可以卖个好价钱。要利用好投机而非坚决拒绝,政府所需要做的就是定好游戏规则,不管是聪明还是愚蠢的资金,核心都是逐利,投机有其正面的意义。

很多人认为创业板是大赌场,我认为对短线投机者,所有市场都是大赌场,但市场要制定一个游戏规则。多年来,中国股民没有改变喜欢炒作概念的习惯,这也是特有制度所造成的。核心是没有严格的退市制度,如果有随时死亡法的退市制度,所有的垃圾股估值是现在的一半都不到。比如香港,不管垃圾股之前股价多高,突然停牌之后,清盘后原来的股票将毫无价值。A股越是打着保护投资者的旗帜,市场越是乌烟瘴气。

坚持常识,就是财富密码

《红周刊》:目前A股市场的风险是什么?

李驰:的风险现在不会马上释放,这个市场一般都是新资金战胜老资金,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战胜了老江湖,但笑到的才是真正的成功者。如果你不能坚持某一种原则、正确的方法和理念,迟早有一天,特别是大熊市来临,一切都会还给市场。索罗斯有个挚友叫梁恒,是个中国人,1995年起突然要决定做股票,索罗斯当时即劝告“你这个个性不合适做股票”。但他不听劝告,随后多年赚钱,索罗斯每次都以扑克牌式面孔回应。2000年后梁输回原位,他不得不承认“索罗斯的魔咒在我身上是对的,我果然是不能玩”。这个市场没有常胜将军,索罗斯也有输的时候,但正确的方法保证了赢的概率较大。

《红周刊》:有人评价您走的是通过把握”大方向、大趋势、大体估值“的宏观之路,而非研究公司基本面,您认可吗?

李驰:这样总结也没有错。我认为做投资把公司研究得巨细无比,可能是走了一条“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之路。研究太深了,很容易抓不住主流和大趋势。我的思路很简单,小公司看领导人,大公司看制度。我年轻时研究股市跟现在的年轻人没有什么两样,甚至通宵达旦地研究,也希望赚到快钱,但这些研究在牛市的时候怎么研究都是对的,在熊市时再怎么研究似乎都不对了。真正看公司要先深后简,就像看书一样,先读厚再读薄。

我讲一个故事来做今天采访的收尾,希望有心的朋友能够有所感悟:芒格有一次在海边,看到卖渔具的店里鱼钩五颜六色,一时纳闷就问老板:“鱼钩做得这么漂亮,是不是不同的鱼去上不同的钩?”

“我不是把鱼钩卖给鱼,而是把鱼钩卖给钓鱼的人!”老板答道。

很多繁复的东西就是彩色鱼钩,做好投资要有信心,自己不一定比基金经理差,但是不要看太多花里胡哨的东西,投资是个化繁为简、去伪存真的过程,而常识就是财富密码。

提升绞车
自动点胶机
长江一号宏图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