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鸭绿江边灰色生意经实录朝鲜商人高调显示财

2018-10-28 12:35:52

鸭绿江边灰色生意经实录:朝鲜商人高调显示财富

原标题:鸭绿江边灰色生意经实录:朝鲜商人高调显示财富 清晨的鸭绿江断桥旁,不少丹东人起早锻炼。   探秘中朝边境丹东口岸民间贸易   4月底的辽宁丹东仍然有些寒冷。与丹东隔江而望的,是朝鲜新义州。作为中朝边境的城市,丹东本地人却似乎从没有将朝鲜作为生活中的一个话题。   对丹东当地人来讲,胸前戴着金日成头像的朝鲜商人已经熟悉异常,而身穿深褐色粗布的朝鲜百姓和身着迷彩服的朝鲜军人,只是游客们相机中的影像。   在鸭绿江畔的丹东人看来,“朝鲜”已成为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在丹东,人们几乎一眼就能认出朝鲜来的商人。这源于商人们胸前闪闪的金日成头像胸章。   “高调”的朝鲜商人   4月24日中午,丹东一家快捷酒店内,来了这样一群戴着胸章的商人。他们说着并不流利的普通话,向前台咨询着订房等事宜。其中一位身穿西服,戴着金框眼镜的商人,静静地坐在大堂沙发上,眼睛不时瞟向旁边正用ipad玩游戏的男子。   与其他几位身穿西服的朝鲜商人一样,他同样没穿衬衣而是穿长袖T恤,手指上却戴着几个硕大的金戒指。   经常与朝鲜人做生意的中国商人张涛说,在承担中国对朝鲜贸易70%以上份额的丹东,碰到朝鲜商人并不意外。与中国商人的低调不同,朝鲜商人会高调地将财富表现出来。朝鲜盛产重金属,其中的金戒指、金项链成为他们钟爱的饰品。   “丹东中朝边境贸易城”董事长王远刚也正在忙碌着与朝鲜的生意。他介绍,当初贸易城目标就是在丹东建立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大型综合商城,一方面做边境批发贸易,并整合在丹东的大部分外来企业。   如今,他表示,丹东中朝边境贸易城已经不做中朝边境贸易项目了,但这个名字必须延续下去。   夜深江上“换铜客”   4月26日凌晨一点半,鸭绿江畔的水上房,只有几盏亮着的渔灯在江风中摇曳。月光格外明亮,江面铺上了一层银色。   伴随一阵急促而响亮的狗吠,和衣而睡的渔民梁凤霞起身披了一件外套,红着眼睛出了卧室,走向自家“库房”的方向。   此时,在“库房”边的水面上,停着一条双桨船,船上一个身影正在将一个大包挪到“库房”的门口。   梁凤霞走到“库房”门口,将灯打开。一直等在门口的男子身穿朝鲜服装,20多岁,留着平头,身材瘦小,双手将大包提进了“库房”。   随后,他将一个个鼓囊的白色编织袋从大包里掏了出来,熟练地将其中几个袋子里的铜一起堆在了“库房”内的电子公斤秤上。   这时,梁凤霞才开口用朝鲜语向男子介绍铜的回收价格,并从袋子里面挑出一个个镀成银色的金属圆柱体,拿起带磁铁的钳子在圆柱体旁晃了晃,“啪”的一声,钳子就和圆柱体粘在了一起。然后,她将这些不是铜的金属挑出来,扔在地板上。   看到仿冒铜被挑出来,男子眉头一皱,嘟囔了几句朝鲜语。终,经过讨价还价,梁凤霞以1100多元人民币回收了30多公斤的黄铜,还有不到10公斤的紫铜。   “小生意”已不如当年   男子跟着梁凤霞来到客厅内,顿时被桌上的两罐蓝带啤酒吸引住。在梁凤霞回卧室拿钱的间隙,他随手拿一罐打开自顾自地喝起来。   他边喝着啤酒,边用桌上的计算器算起来。拿到钱后,梁凤霞开始向男子推销起了啤酒和香烟,男子用五十多元钱买了两箱啤酒和几个卤鸡爪。   临走时,他拿起了客厅桌上剩下的一罐啤酒,装进了袋子里。之后,梁凤霞站在“库房”旁,看着男子划船趁着夜色离开。   梁凤霞说,有时这些来自江对面的朝鲜人离开后又返回偷拿东西,每次她都是看着他们走远才放心。   “这个朝鲜人有半年多没来了。”梁凤霞介绍起这个深夜顾客,他原来是在边境当兵,现在已经退伍,近两年就在对岸收铜,然后划船过来卖。   46岁的梁凤霞是养鱼的渔民,每年能够赚上三四万元钱。她和一部分生活在鸭绿江畔的渔民一样,做着与朝鲜换物的“小生意”。   梁凤霞说,现在“小生意”已不如当年,以前月份好时,能赚上几千块钱,而现在“换的人少了,换的东西也少了。”   边贸生意担忧“诚信”   在鸭绿江畔,有和梁凤霞一样做“小生意”的渔民,也有专心养鱼的渔民。35岁的渔民杨建国就是不愿与朝鲜人有任何交集的一个人。   但杨建国会讲一口流利的朝鲜语,还是当地为数不多曾深入朝鲜村庄,和当地老百姓喝过酒的人。   杨建国说,初中毕业后,他就开始与朝鲜人做起了生意。“那时候不像现在,东西都是一船船地拉。”由于经常和朝鲜人接触做生意,也让他的朝鲜语异常熟练,并且与朝鲜人保持了良好的关系。   “朝鲜人说翻脸就翻脸,没有道理可讲的。”杨建国介绍说,有时候处了三四年的关系,到你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再见面的时候就和不认识你一样。   1998年,在杨建国只有20岁左右时,就与朝鲜人做了一个大“买卖”,从朝鲜平壤进口小叶黄杨,但终却没成。他回忆说,这次“高丽”居然十分守信地将几大车的小叶黄杨运到了边境,但是,国内的买家却意外地表示不要,这让作为中间人的他非常难做,差点被愤怒的朝鲜商人给抓起来。   讲到与朝鲜人做“生意”,杨建国说,有时,朝鲜人做生意太不“地道”,本来约定好的交货时间,他们没有任何通知就不来了。   “这样的生意做得太不省心。”杨建国说,平时交往得再好,也一点儿用都没有。   他提醒说,就算是和朝鲜人做生意,到朝鲜投资,要小心投下去的钱可能没有保障。   隔岸游对面受追捧   4月22日清晨,丹东鸭绿江断桥旁,不少人在江畔跑步,河对岸朝鲜的烟囱依稀可见,到了中午,那里将成为游客们关注的地方。   48岁的王勇此时刚刚从吊炉烧饼店里出来,早餐能喝上一碗豆腐脑让他颇为满足。他发动起自己的小面包车,开往鸭绿江公园,那里的游客就是他的“目标”。他揣着的卡片上,印着他在旅游公司的职务,“客户经理”。   实际上,王勇的工作非常简单,就是等待他的同伴将在江边的游客拉到小面包上,凑足人数,就拉到虎山长城北边江畔码头,等游客坐着游艇观看“朝鲜”一趟后,再将游客拉回江边。每天两三趟,每次能挣上一百元钱。   “几十元钱就能看朝鲜景点,还不用办护照。”中午时分,王勇的同伴在江边热情向游客推销着这种旅游。不多时,小面包车内便凑足了七人,启程开往旅游公司的码头。   王勇解释说,和客人们说是看“朝鲜”景点,但是实际上,却并不是真正的“出境”游,只不过是开着快艇,带着游客们在鸭绿江上转一圈,并没有出境,但由于离朝鲜比较近,自然就说成是“游朝鲜”了。   从口红到电子手表   而与这种坐船观看“朝鲜”的旅游相比,丹东旅行社的生意显得冷清了许多。   针对朝鲜的出境游,丹东某旅行社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说,之前的朝鲜旅游需要递交护照四天之后才能出发,而鉴于现在朝鲜局势的紧张,已经停止了朝鲜旅游的业务,至于何时能够恢复,该工作人员也表示“不知道”。   利用工作之便,王勇也会经常向渔民收一些换来的朝鲜香烟,分发给各个面包车的司机,然后卖给游客。“一条黄‘锦绣’收一百块钱三条,卖的话就要至少50块钱一条了。”王勇介绍起了自己的生意经,有些游客并不知道这些香烟的价钱,就是一百五一条也卖出去过。   他说,朝鲜的香烟没有任何添加剂,抽起来也挺香的,基本上会吸烟的游客一抽就知道好坏。“他们也是当个纪念品买回去,然后送给朋友亲戚。”王勇说。   对于近些年朝鲜的变化,王勇也从经历上深有感触。他说,过去的游客,也会买些香肠、方便面什么的,然后临近朝鲜岸边时,就放到岸上给他们吃。“其实并不是瞧不起朝鲜人,只是觉得他们有点可怜了。”   但是,王勇说,近几年,游客要是再放方便面是肯定没有人要了。“以前放个一块五的口红,朝鲜女兵都会高兴好半天,现在不行了,她们要二十多块钱的电子手表。”文、图/本报张丹   (应受访者要求,部分文内姓名均为化名)

东莞塑胶模具开模
云溪四季
二次构造泵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